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工会讲堂 > 工会讲堂 >> 正文

工匠精神:精一危微见道心

2016-07-18 16:51:11 来源于: 文章被浏览

 

工匠精神:精一危微见道心

 

  工匠精神是什么?或许百度词条会告诉你,这是一种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、追求完美的精神理念。而当下我们要谈的工匠精神,是一种企业选择和社会选择,代表着一个时代精益求精的气质和对日臻完美的追求。

  大抵当人们发现,争相从海外淘回来的马桶盖、电饭锅、保温杯竟都是国人代工的产品后,人们便开始陷入反思:明明有这份“手艺”,为什么我们自己的企业却总是如此浮躁,不能静下心来琢磨一款精品?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将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纳入其中,唤起社会对工匠精神的重新审视。

  然而,工匠精神是一种架于道德层面的选择,并非某项技艺那么简单,空泛的呼号无济于事,工匠精神的形成与经济发展阶段密切相关,更是个人、企业、社会多重合力的结果。

  过去三十多年,中国经济像极了一个急速奔跑的健将,一路从供应短缺跑到产能过剩。试想,如果你是一个技术精湛的工人,每一件产品都要耗费大量精力打磨,而企业却只用“快与慢”、“合格不合格”来评判,你追求的精致恰恰是拖累你工作效率和绩效奖金的源头,你还会坚守工匠精神吗?又试想,如果你几年来专心研发的产品,在一夕之间就被他人“山寨”,并轻而易举地获得高额利润,你还愿意对研发矢志不渝吗?再试想,如果大多数企业都纷纷通过进军房地产、股市日进斗金,在泡沫经济中把企业做大做强,作为企业家,你还会毫不动摇坚守主业吗?

  这三个试想,便是工匠精神在中国遇到的三个发展障碍:中国发展过于“拼快”,投机取巧酿出价廉质低的苦果;赚钱机会过多,以至于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;制度保障太过缺失,缺乏让工匠精神萌芽的土壤。

  数据显示,在市场竞争压力之下,发达国家企业也是从“三心二意”式的多元化经营,不断回归主业,放弃什么都想做的做法,以工匠精神深耕各自的行业,长成一个个“隐形冠军”。

  当下,我们正处于变化的档口。在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,前有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的对弈,后有越南、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低成本挤压,正是利用倒逼契机,培养工匠精神,悉心耕耘的好时机。

  在企业层面,正如质量管理专家戴明博士在“十四要点”学说中指出:应停止依靠大批量的检验来达到质量标准的做法,正确的方法是改良生产过程,因为提出检验本身便已等于准备好了接受次品的存在;还应废除“价低者得”的做法,因为价格本身并无意义,只是相对于质量才有意义。

  在社会层面,在几十年来独生子女政策之下,愿意踏踏实实当个技工的并不多,这番社会氛围正是工匠精神无法形成的根源之一。要让拥有工匠精神的工人活得有尊严,让拥有工匠精神的企业拥有健康的市场竞争环境,让工匠精神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和社会心理……在这样的土壤中,工匠精神自然能生根发芽。

  在绍兴的禹王庙有一联:“江淮河汉思明德,精一危微见道心。”此句大抵源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;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”工匠精神本质上便是古人的“精一”之道,摒除浮躁,当前的中国需要多一些踏实专注的“道心”。

打印】【关闭

作者: